福利彩票双色球玩法书库排行繁體
风里长剑笑

大乐透胆拖玩法:《风里长剑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十四章 故人依旧

    天*天*小*说 m.www.ey61.com.cn    李凤歌不见了!风子扬也不见了!他们去了哪里?在我睡着的这一天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我开始想起了所有的可能。最先想到的就是他直接离开了,但这明显不可能。他要去蜀中,我要去杭州。入关之后两人虽然要分开,但他要走也不至于一声招呼也不打就走。

    再或者就是他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必须要离开,或者就是他遭遇了不测之险!

    就在我准备开口问李凤歌下落的时候,马车的后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两匹快马分别在马车的两边减慢了速度和马车并排前行。

    “醒了??!”李凤歌俊俏而带有一些痞气的脸上露出了他招牌式的微笑。一尘不染的白色衣服上多了点褶皱,看来他刚才是经历了什么事情了。风子扬骑着马,在马车的另外一边。白色的胡须和青色的长袍正随风飘着,二胡被他背在背上,整个人完全不像之前我看到的那样,反而尽显英姿,颇有几分廉颇未老的味道。

    “醒了!”除了媚娘之外,每一个见到我的人跟我说的第一句话都是这句,我竟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其实李凤歌也只是第二个这么问我的人,但我总是不喜欢一个问题需要回答两遍,而且更不喜欢回答这些本就知道答案的问题??烧舛问奔淅?,我回答的问题似乎都是些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

    比如媚娘问我是不是一定要入关,眼前这壮汉要我把东西交给他,还有就是李凤歌问我醒了没有。都是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也都是些不用回答的问题。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又和李凤歌聊了几句。主要就是问问他和风子扬做什么去了,这一天一夜里发生了什么。而他则是问了一下我的伤势如何。简单地说了一下之后,我又钻进了马车里。受了伤之后,光是马车上的颠簸就已经让我难以忍受,更别说是和人聊天了。

    回到马车里后,媚娘还在整理包袱。她又把那些原本就叠好的衣服拿了出来重新叠了一遍。每隔几天她都会这样,把那些叠好的衣服拿出来,重新叠好,然后再放回包袱里。我跟她说过不用这么麻烦的,她却总是说不这样衣服容易皱。但其实他并不知道,我根本就不在乎衣服会不会皱。

    因为衣服对我而言只是用来御寒而已,皱不皱都一样,只要穿着暖和就行。但她却说衣服皱了穿起来不好看,她是个挺会过日子的女人。我应该为此感到高兴,不过太会过日子的女人,却又总让男人有些受不了。就比如现在的媚娘。

    我回到马车内,靠着马车开始养神休息。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断掉的左手,而是我这副使不上半点力气的身体。昨天的那一战差点让我力竭而死。

    其实用剑并不会耗费多少力气,主要还是和那壮汉交手的时候,每接他一拳,我就要用上大量的力气。而他却天生神力,力气几乎多到用不完。其次就是最后我使出的那一剑了,那一剑是我生平使出最完美的一剑,但却也是最耗费我真力的一剑。

    我用剑杀人一般都比较喜欢一招毙命,所以我每次出招的时候总是会不留余力,将自己的全部力量集中在一剑之上,却没想到在昨天我一口气出了三剑才赢了他。

    其实也不能算是赢了,我只不过是破了他的金刚不坏神功而已。那一剑根本就要不了他的命,因为在破掉他神功的时候,我已经无法支持自己的剑再往前刺一点了。就连剃掉他的牙都是依靠宝剑的锋利,而不是自己精妙的剑法。

    如果细算下来,我其实还是输了的。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打下去了,可他却还可以再战斗。只是他并不知道而已。

    外面的光开始越来越暗,我知道天快黑了??晌蚁瓶傲?,外面却还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根本见不到半点城镇的影子??蠢凑庖煌?,我们得这沙漠上露宿一夜了。

    不过好在我们已经入了关,在关内不会有那么多成群结队的马贼,也不会有那么多在荒野中择人而噬的豺狼。只需要升起一团篝火,就足够把那些野兽给吓跑。

    火是个好东西,能够烤熟食物,能够驱赶野兽,还能给人温暖。

    夜幕完全降临之后,我们只能在路边停下马车,找了些柴禾升起了一堆火。然后我们五个人开始围着篝火坐了下来,大家都在吃东西,不过不同的是,我有媚娘喂我,他们没有。

    风子扬在吃完之后,又拿起二胡开始拉动了起来?;故悄且磺恫≈幸鳌?,我实在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钟爱这首曲子。反正我并不太喜欢,其实只要是二胡曲子我都不喜欢。因为二胡的声音实在太悲凉,让我觉得有些不自在。

    李凤歌也并不是很喜欢,但他却没有说话,只是在火堆边上不断地喝着酒。然后不时地往火堆里加点柴。壮汉坐在火堆边上,虽然我和他都已经交过手,而且认识的时间都已经超过一天了。我到天快黑的时候才知道他叫大牛,这个名字很贴切。因为他确实就像一头牛一样力大无比。但他的力气应该是比?;挂蟮枚嗟?。

    我的??梢陨钡粢桓鋈?,也可以杀死一头牛,但却很难杀得了他。

    “别拉了,听着怪难受的?!崩罘锔柚沼谌滩蛔?,对着风子扬说了起来。其实这里的每个人都不是很喜欢二胡的声音,在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加上我们几个住在荒野中的人,再听着他这凄凉的曲子。确实很容易让人觉得难受。再加上他二胡拉得极好,每个人都总会在他的二胡声中想起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比如说我就会想起许多的事,不过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但时间过得久,有些事情却越是清晰。那个从来没有进过我梦中的人,至今我都还清楚地记得他的样子。而这次入关,我也该去看看他了。也不知道这些年他过得怎么样了,希望一切都还能如当初那样吧!天*天*小*说 m.www.ey61.com.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