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双色球玩法书库排行繁體
重生之罪臣

体彩超级大乐透玩法:《重生之罪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43.我说,没有必要了

    天*天*小*说 m.www.ey61.com.cn    此为防盗章章购买比例达到50刷新后可看到更新哦篝火如照几个人身穿轻甲的士兵,不知道往那团火里倒了什么东西,“轰”地一下,火焰冲天而起,如一朵硕大的火花在这荒原盛大开放。

    一时间火星四溅犹如窜逃的堕星。

    夜幕即将来临。

    秦九**着上身,双臂遒劲有力,冲着那不知道是什么皮做的战鼓擂去。

    “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时之间,鼓声震天而起。

    鼓声中,秦九突然仰头长啸合着这震天鼓声,雩舞当歌。

    那歌声微微沙哑却质朴无华,震颤着炙热的空气穿透这一片荒凉的沙漠深深砸在人的心里。

    营地中的荒海人如同潮水般缓缓聚拢他们围着这熊熊烈火高举着手中的武器身躯自在的舞动着。

    此时此刻他们跳着荒海之中最古老而神圣的雩舞口中应和着鼓声,发出古朴而奇异的吟唱。

    鼓声,雩舞,长啸,古朴的歌谣。

    这声音汇聚到一块,忽而高亢激昂,忽而低沉婉转,透过这歌声,通过着舞蹈,四周仿佛弥漫着某种奇特的氛围,让人的身体都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起来。

    秦九和谢渊就立在这篝火之前,谢渊连连后退,秦九步步紧逼。

    突然之间,秦九的亲兵手中捧着一张雪白的苍狼皮,从人群中窜出来。

    那狼头还睁着眼睛,眼神黯淡地龇牙咧嘴,栩栩如生,柔软的皮毛如毡子一般厚实,一见便是这荒漠中极好的头狼皮。

    秦九转过身去将那狼皮接下来,面上带着志在必得的表情,将狼皮轻轻铺放在了谢渊面前。

    周围喧哗声起,雩舞的意味昭然若揭。

    苍狼为证,荒漠为席,邀你同塌尽欢。

    在荒海之上,弱肉强食有之,食色性也有之。

    人之性,尤是也。

    荒海人烟稀少,一直信奉的是那套原始而直接的方式,若是有人雩舞相求,便是互通情义,此后幕天席地,就地野合是再正常不过。

    而这一片天地下,秦九击鼓,千人舞雩,无异于是一场最盛大的求欢礼。

    亓眉站在不远处,神色里已经露出了几分惊慌。

    无论如何,她还只是一个未曾行成人仪式的小姑娘,遇上了这样的事情,她不能,也没有资格从中打断。

    紧紧咬着下唇,亓眉扭头往帐中望去,冷冽的风呼呼刮起来,帐中空无一人嬴沧已经不见了。

    谢渊站在人群中央,直面着这原始而古老的仪式,脸色简直白得发青。

    他不明白秦九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只能从这些人兴奋的表情中,隐隐察觉出不对来。

    不妙,大大的不妙。

    秦九哈哈一笑,将他腰间的弯刀连鞘奉上,冲着谢渊伸出一只手来……

    一阵急促而激烈的鼓声陡然间从另一个方位响起,篝火的火焰仿佛焚天一般熊熊燃烧。

    人群散开,一个颀长的身影从这道缝隙中缓缓走进来。

    嬴沧的脚步很稳,每一步都仿佛踏在那古朴歌谣的节点上,每走一步,他的神情就要更加冰冷一分。

    见到嬴沧的身影出现,围观的旁人渐渐收了声音,那古朴原始的歌谣渐渐消失,直至一片寂静。

    嬴沧渐渐走近,大拇指叩开刀鞘,只听得“唰”一声,刹那间闪出一练冰凉如月的刀光。

    刀光寒冷,直指秦九。

    嬴沧的语气依旧是那样冰冷:“你要他?”

    秦九哈哈一笑,目光在嬴沧和谢渊的身上逡巡一圈,开口道:“我秦九今日雩舞求偶,还望主祀允而祝之?!?br />
    嬴沧地位尊贵,在荒海之中,谁若是能够得到他巫祝舞雩,则是无上荣光。秦九身份不凡,此刻请求嬴沧祝典也是常理。

    “甚好?!辟撞欢氐懔说阃?,面上依旧冷凝无情,厉色的眼眸在落日的余辉中熠熠生光。

    只是这两个字扔出来后,嬴沧没有引刀巫祝,反而将刀剑利落地扔于一边,抬手开始解起自己上身的皮袍来。

    宽阔精壮的上身,一只硕大的苍鹰图腾逐渐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只黑鹰蛰伏于嬴沧的背脊,羽翼似铁,眼芒如厉,利爪勾住纹理清晰的线条,仿佛就要从背上俯冲而出。

    围在篝火边的人见到嬴沧精壮硬朗的身体,纷纷将手中用以击打节拍的武器扔在地上,有人已经跪伏在地,深深垂下的头颅,表示出极度的虔诚。

    嬴沧面色平静,可说出的话却令人心惊:“我亦心悦他,久矣?!?br />
    四下一窒,篝火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在这句话后显得格外清晰。

    秦九眯了眯眼睛,突然仰天大笑起来:“主祀,这是要与我抢了?”

    “依照古礼,劫掠为约?!?br />
    这句话落,人群中“轰”地一下,猛然间爆发出一阵喧哗的惊呼。

    劫掠为约,是荒海之上最原始的婚约古礼。

    也就是说,在这千万人眼前,若是有一人能将谢渊劫去,谢渊便能与那人劫掠为约,席地而欢。

    天上的云彩仿佛都吸进了无尽无边的夜色,拂面而过的风夹杂着砂砾,仿佛已经感受到了这里紧张的氛围。

    “咚咚咚”的鼓声响起来。

    秦九双眼微眯,嬴沧神情冷淡,就在这一刻,两条人影同时动了。

    他们两人都没有选择兵器,而是用最原始的捏起拳便朝着对方挥了出去。秦九的目光暴戾,拧身避开嬴沧的一击,身体一翻,朝后退了一步。

    他退了,嬴沧却稳步跟了上来,只见他身形零孤,两只脚微微分开,化拳为掌,极快地向秦九的颈项劈去……

    秦九连连后退,如山般往后急急掠去,避开嬴沧这一掌。他大喝一声,朝着嬴沧的胸口锤去。

    嬴沧腰腹一拧,双脚连连往前,闲庭信步般向秦九迎去。秦九面上露出喜色,捏掌为拳,拳风呼呼而至。

    嬴沧微微垂着头,眼神穿过秦九的动作盯着不远处的谢渊。秦九的拳头距离嬴沧胸口上的伤口不足一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嬴沧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那笑容极微小,如同在寒冰缝隙中摇摇迎风的花骨朵。

    突然,秦九的耳边出现一丝叹息,让他的动作微微凝滞了一瞬间。

    然而就是在这一瞬间,嬴沧的重心往左脚倾斜了一点,右脚却紧紧地钉在地上,**的上身以一种极其古怪的方式扭转了方向。

    嬴沧迎着秦九的拳头窜了上来,让秦九一拳砸在了他的肩头。嬴沧浑身一缩,借着秦九的力气,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虎扑过去。

    他挟着全身之力在地上滚了一滚,随机双手展开,将缩在一旁即将要退到人群中的谢渊拎了出来。

    “别动?!辟姿垡簧?,将谢渊紧紧的摁入怀中。

    秦九瞪着眼睛,突然哑口无言。

    他终于意识到,嬴沧即使伤重,也有惊人的实力,他无意和自己相较高下,所以宁可被击中也没有关系。

    劫掠为约,抢到谢渊的人,方才为胜。

    嬴沧微微喘息着,身上绯红色的伤口开始渗出血来,但他毫不在意,低着头俯视着单膝跪地的秦九,道:“你输了?!?br />
    哗然夹杂着鼓声忽然而起,谢渊极为艰难地抬起头来,惊措的眼神投向深远的天空夕阳已经只剩下最后一丝微光。

    嬴沧放开谢渊,吝啬得连一个胜利的眼神都没有投给秦九。他慢慢将之前掷在地上的弯刀捡起来,他举起右手,大拇指舔过冰凉的弯刀,鲜血从划开的伤口中沁出……

    嬴沧再次走近谢渊,目光灼灼下,他伸手将大拇指印在谢渊的额头,鲜血从划开的伤口边缘沁出,鲜红的血?;辉ǖ拿夹?,鼻尖……嘴唇。

    血染透了谢渊的脸,让他的眉眼变得有些模糊,他想伸出手抹去流入眼角的血水,但是嬴沧却制止了他的动作。

    嬴沧如寒潭冰凉的眼底带上了一丝温度,他仿佛极有兴致地将大拇指点上谢渊的嘴唇。

    赤血如染,红唇明眸。

    嬴沧微微弯腰,将额头紧紧抵在谢渊的额上,目若星辉:“照做?!?br />
    谢渊此刻的思维紊乱不堪,几乎不记得自己当下的处境。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无法反抗,可能是因为见到这原始的肉搏,也可能是由于嬴沧无可抵挡的目光……

    他沉默地将手指点在刀刃上,那刀尖动了动,一股灼烧的感觉从他的指尖传来。

    谢渊的手指有些颤抖,他伸出手去,将拇指点在嬴沧的额头,缓缓的划过眉心,鼻尖,再到嘴唇……

    就在这一刻,嬴沧的抿了抿嘴唇,将谢渊莹白的拇指尖含入嘴中,嘴唇包住一段指节,湿润的舌从伤口扫过,轻轻吮去指尖的血滴,引起阵阵酥麻。

    谢渊瞬间面白如雪,抬头望向嬴沧,接触到他的目光之后,惊恐地收回手,连连后退。

    嬴沧凝视着谢渊,漆黑的双眼如湛湛寒星。

    谢渊感到自己的脸颊在迅速的升温,浑身上下又充斥起那种被万蚁噬咬的痛楚。天*天*小*说 m.www.ey61.com.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银行理财收益连续两周上涨 互联网宝宝跌破4% 2018-12-13
  • 发达国家全这样,尊重个人的选择。[微笑][微笑] 2018-11-06
  • 默克尔:欧洲要联合自强并与中国等国密切合作 2018-11-06
  • 610| 268| 542| 179| 668| 431| 440| 741| 246| 47| 106| 303| 156| 822| 999|